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刘维明 > 2020年宏观经济16个关键词

2020年宏观经济16个关键词

前言
 
2020年会变得更好还是更坏?等待我们的更多的是机会还是风险?下面这些关键词里面或许会有答案,它们包括:滞胀、钱荒、涅槃、逆转……
 
博弈转场
 
贸易战2019年在“量”的方面取得进展后,2020年将在“质”的方面继续恶化——大国之间“数量型博弈”将正式转向“质量型博弈”。
 
地缘政治、国际关系、地区局势、意识形态、社会制度、政治体制、人权民主、科学技术等等,将正式取代商品和服务成为博弈的主角,短暂的贸易缓和将很快被升级的紧张局面所冲淡,其影响也将从表象挺入纵深。
 
在更广泛范围内,新的“合纵连横”正在形成,并发挥作用。
 
驴象斗狠
 
美国驴象两党之争随着弹劾及大选进程逐渐进入高潮,中国话题的热度和分量将升向数十年来的高位,两党及其候选人将在对中国政策上“斗狠”、“比狠”,尽其所能展现强硬姿态以拉拢选票。
 
不仅如此,执政的共和党更将会把具体行动付诸于实施,从而升级矛盾、冲突及其压力。
 
横行下行
 
普遍预期的广泛“复苏”并不存在,全球主要经济体增长进入“横行”或“下行”状态。中国防风险、调结构持续,财政托底前提下,低波动、倾斜向下的“L” 底进程持续,潜在经济增速继续下移;美国货币、财政政策效应减退,经济增速回软;欧洲在衰退边缘游移,财政有望放松;非关键资源型新兴经济体增长提升。
 
温和滞胀
 
需要小心的不是“通缩”而是“滞胀”。
 
结构型轻微滞胀2019年在中国发生后,美、欧世界主要经济体也会因其自身问题而感染。
 
极端货币政策的长期实施、充分就业及薪资成长、商品价格回升都将成为通胀稳定至温和走升的基础动因。而更为重要的是——美联储、欧洲央行及其他央行对通胀目标上限的阶段性放弃,亦即允许实际通胀“过冲”并在一段时间里持续高于通胀目标的态度,将大大引诱通胀预期升温及实际通胀走高。
 
叠加全球经济增速持平至下行,温和“滞胀”特征将可能在全球主要经济体中显现。
 
放水暂停
 
再“放水”已成为过去时,在通胀可能回升的前提下,货币政策对于经济增长的助力愈加衰弱,加之金融不稳定风险加剧,取而代之的将是个主要央行停止再宽松保持原地不动。中国货币政策稳中偏松,但受制于金融风险及通胀,程度有所节制。
 
结构钱荒
 
这是影响2020年金融市场的关键因素。
 
“钱荒”是较为夸张的说法,适当的措辞可能应该是“资金相对(资产供给)偏紧”——不是货币太少,而是资产太多!
 
这种现象在美国、中国尤其突出:
 
全球债务升至历史记录255万亿美元,相对于庞大的资产供应而言,全球资金相对变得紧张;财政接过货币政策接力棒支撑经济,美国、中国、欧洲、日本……都将因收入下降、支出增加使财政变得紧张,全球赤字率有望整体上升,国债、地方债发行规模将大大增加,形成政府债务供给冲击。
 
庞大的负收益债券供给规模已令金融市场不堪重负。低利率环境和庞氏现状,令信用债发行有增无减。
 
新兴市场经常帐盈余缩减及货币储备分散趋势,令回流、投向美国债市的资金持续大幅趋势性减少,金融体系因长期宽松和监管问题导致的结构性缺陷,加剧美国市场资金紧张局面。
 
在中国,中央财政扩张、地方债扩容、信用债供给增加、大型金融机构补充资本、大型IPO、全面注册制、新三板新政、一级市场股权融资、二级市场解禁高峰……无一不需要巨额资金供应。
 
但金融机构传统业务和影子银行货币创造功能下降的同时,货币政策保持定力,令资金相对于庞大资产供给显得紧张。
 
结构性钱荒将压制资产价格,并可能引发信用风险释放。
 
利率淡定
 
通胀可能回升、资产供给过剩、资金相对紧张的局面,令美、中等主要经济体真实市场利率难以大幅下行,保持总体稳定,个别分化局面,中国还有一定下行空间。
 
A股涅槃
 
全球范围内的市场情绪以及股票指数都将可能呈现“前高后低”走势:市场情绪从年初充分消化贸易形势缓解及央行再宽松的乐观氛围中,迅速转向对博弈升级和经济状况转弱的关注,乐观情绪高潮随之消退,转向审慎和防御。
 
全球主要股票指数年初上冲后,随市场情绪转变遭遇高位获利了结转向下行。而限制股市上涨空间的根本原因在于经济疲软、盈利下降,此刻高估值就显得不合时宜。
 
A股年初躁动持续的时间不会太长,可能到不了春季;躁动幅度不会太大,上证指数应较难升越2019年高位,大概率在该水平下方回软重回探底走势,全年整体走低,并存在超跌风险。如果上半年呈现大幅度快速上冲行情升越18年高位甚至抵近4000点,则随后的下跌将更为猛烈。 A股中的所谓核心资产将全面走软,逆周期行业异军突起,科技板块剧烈震荡。
 
历经长期扭曲的中国A股将在2020年迎来“浴火重生”进入“凤凰涅槃”。 然而,不“浴火”无“重生”!重生之前首先要“浴火”——市场倒逼、下决心进行的根本性制度变革就是沐浴之火,而不破不立则是A股并经之路。
 
对于港股而言,高企的AH价差并不一定意味着港股会大涨,溢价的缩窄通过A股更多的下跌同样可以实现,港股全年也将下跌,且幅度可观。
 
债市彷徨
 
通胀回归、利率稳定、结构性钱荒、潜在的信用风险限制债市表现,难有大牛市的机会。
 
主要经济体债券市场节奏分化——美债先跌后涨、中国债市先涨后跌,全球收益率整体保持中低档水平区间震荡,大幅走低的概率不大。不过,中国债市表现或将略超大多数市场预期,年初有望录得小牛行情,下半年回稳,整体较19年有所上涨。
 
人民币逆转
 
美元汇率因主要利差趋势性缩窄及经济下行压力全年对主要货币整体震荡走软。
 
人民币因贸易形势缓解、中美第一阶段协议明确汇率约束、利率优势、过去一年投机性超卖回吐等因素支撑,全年显著回升,存在向6.75-6.7回归可能。
 
商品称雄
 
主要大宗商品在2019年录得上涨的基础上,因供应继续仿效式缩减(效仿OPEC减产)、美元汇率下跌、需求相对稳定、关税壁垒等前提下,全年先行探底随后回升,大概率呈现前低后高整体上涨的行情,并为“滞胀”做出突出贡献。其中能源、工业品探底回升,农产品表现则将更为优异。
 
黄金褪色
 
利率稳定、通胀回归但相对温和、美元下跌有序、贸易形势缓和限制贵金属表现,全年稳中有降。
 
地缘政治的极端突变风险成为贵金属上涨唯一诱因。不过,如果风险级别不足够,则难以支撑持久涨势。人们期待的黄金大牛市并不存在,白银则更为疲软。
 
金融挤压
 
实体经济不振、中小企业融资难、房地产投资独秀而生产设备类固定资产投资低迷、经济结构性缺陷、金融风险、资产泡沫等一系列因素导致房地产挤占金融资源的现象必须下决心改变。
 
房地产调控措施将持续甚至加强,房产税有望年内明确时间表,以挤压房地产占用的金融资源流向实体经济和债券、股票等金融资产。
 
财政困难令部分地区需要维持土地收入,楼市保持稳中续降的整体趋势。
 
结构机会
 
全年全球主要金融市场及其资产大多提供结构性机会,缺乏完整而系统性的可持续趋势性机会,呈现此起彼伏状态。
 
黑天鹅
 
地缘风险释放:伊核、朝核、海峡。此类风险较高,虽规模可能不至过于巨大,但足以令多个集团牵扯其中,令局面更加错综复杂,加剧紧张。
 
另类次贷风暴:全球排行前位的几大经济体垃圾债券信用风险集中释放。此类风险概率中等,尤其在市场结构性资金紧张的情形下更容易发生。即使年内不是问题,也必将成为更为长远时间的风险点。
 
特朗普落选:股市的坏消息。此类风险概率中等,如果民主党后续有更多猛料爆出则局面对特朗普将不利。而民主党上台势意味着经济衰退概率上升。
 
英国硬脱欧:强硬派至谈判破裂。此类风险概率较低,因鲍里斯.约翰逊粗中有细、刚中带柔,很有希望让事态变得平稳。
 
节点逆转:重大事件及其发生时间对市场心理的逆转效应。此类风险概率中等。任何重大事件发生的时间前后都有可能成为市场心态极端转变的切换窗口,诸如一些关键贸易协议签订(就在明天)重大决策宣布等。
 
防守反击
 
主要大国在贸易、科技、国际关系、地区局势、重大项目等方面遭遇围追堵截和强大阻力,暂缓突围脚步转向防守反击,未来必将胜出!
 
最后,就资产配置而言,2020年主配商品、债券以及包括人民币在内的非美元。
 
(以上内容提炼自1月3日在圈内发布的2020年宏观经济与金融市场展望)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