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刘维明 > 从人民币指数设计看更深层次战略意图

从人民币指数设计看更深层次战略意图




外汇交易中心公布CFETS人民币指数,解读很多,但个人认为其显而易见的意图有以下几个:

其一,建立了人民币的汇率基准。

对人民币汇率何谓“贬值”、何谓“升值”的市场认识进行正确引导。盖因全世界上有很多货币,并非美元一个,故不能简单将人民币对美元的涨跌作为人民币整体币值升值和贬值的依据。

事实上,在2014-2015年人民币对美元温和贬值的过程中,对欧元、日圆、英镑以及等主要货币却在强劲升值,对其他新兴市场货币的升幅就更为巨大。可以说,在全球范围内,是仅次于美元的第二坚挺货币。

市场上几乎所有对人民币涨跌的表述均以美元/人民币汇率为依据,这显然有失偏颇。虽然专业人士努力纠正这一看法但效果不大。

人民币汇率指数的推出等于建立了人民币汇率的波动基准,从此人民币在全球范围内以主要贸易国货币衡量的整体贬值和升值即可以此指数作为参照。

其二,明确盯住一篮子货币的汇率机制。

05年汇改后人民币经历了漫长的对美元升值过程,但期间对其他货币却间或出现较大幅度的贬值。近年来,人民币汇率显示出盯住一篮子货币的特征,近两年对美元的贬值正式这一特征的佐证,这正是盯住一篮子货币的结果。

有评论说,之前人民币事实上盯住美元,指数推出后会盯住一篮子货币从而为编制铺路,这是不恰当的,因果倒置了。
以上是人民币汇率指数推出显见意义,但更深层次的意义在于,它提供了未来有管理汇率政策的意图和有效实施路径。
人民币汇率指数所依据的货币篮子中各成份货币的权重基本是简单按照双边贸易权重设置,并未可以提高美元的权重。

从主要货币来看,美元、欧元、日元和港币,权重分别为26.4%、21.39%、14.68%、6.55%。其中,美元和港币是联系汇率,合并计算的权重约为33%;欧元和日圆虽然对美元汇率在某些阶段会出现不同表现,但长期而言,整体呈现较强的正相关,加上英镑、瑞士法郎、澳元、韩元、新加坡元、加元等,粗略估计,美元汇率的反向货币篮子的综合权重应至少高于55%,接近60%。

这样一以来,人民币汇率指数绝大程度上反映的是与其他主要非美元货币之间的汇率关系,其涨跌并不意味着对美元的涨跌,反而意味着对欧元、日圆、英镑、澳元、加元、韩元等非美元货币的涨跌。

由于汇率反映出一国对外贸易的竞争力,汇率调节应为平衡外贸服务,因此,此次人民币汇率指数的推出的更大的意义,在于透露出未来有管理的浮动汇率的重大潜在意图和路径。
中国的对外贸易广泛,在全球主要区域上发展均衡,并不过度依赖某一局部或个体,这就使得人民币汇率的管理需要兼顾全局,而不是针对某一单一国家及其货币。

以美欧为例,中国的对上述区域的贸易额为同级水平,美元会率与欧元汇率为跷跷板的两端,此涨彼跌。因此,人民币汇率保持在上述两种货币的中间地带是最为有利的选择。
通过人民币汇率指数货币篮子的权重安排,可以清晰地看到以下两个意图:

其一,因非美元货币篮子的权重占绝对优势,人民币的汇率的主要对象为主要非美元货币,这就使得人民币汇率依然与美元保持着相对较高的正关联性。因此,说人民币汇率与美元完全脱钩是不恰当的,此次反而强调了人民币仍然在较大程度上“相对”盯住美元的机制。

其二,人民币汇率会在美元与主要非美元货币之间寻求均衡,亦即在跷跷板两端中间寻求支点位置,从而达成自身的相对稳定。

在实际运作中,当美元兑非美元货币上涨时,人民币也会对美元下跌,但下跌幅度会小于其他货币,从而形成对其他非美元货币的相对上涨,但涨幅小于美元兑其他货币的涨幅;反之,当美元兑其他主要非美元货币下跌时,人民币也会对美元上涨,但涨幅小于其他货币,从而形成对其他主要货币的相对下跌,但跌幅小于美元兑其他货币跌幅。
如此一来,人民币即可达成相对均衡,从而有利于中国在全球的贸易竞争力。
更为重要的是,由于人民仍与美元保持着较强的关联,但从汇率角度看事实上具有“第二美元”的作用,而相对稳定的表现又有利于市场接受其为结算、投资、储备货币,这对人民币未来的国际化进程以及与美元的竞争具有非常重要的意义。



推荐 0